假如,我有一双飞翔的翅膀,我将会飞向一望无边的天空;
 
  假如,我有一只神笔,我将会画出世界上最美的春天;
 
  假如,我有一只大船,我会愿意环游全世界;
 
  假如的话,我希望,可以变成一个美丽的天使,去帮助那些贫困·无助的孩子们,帮他们找回久违的欢乐!" />

心灵的浪花作文_浪花心灵道

我的未来不是梦作文800字 [我的未来不是梦作文800字]

股指期货行情:[最美不过遇见]最美不过 作文

2019年11月15日 23:14

前ji天,妈妈从菜市场带会了一只可爱de小猫咪。它通身雪白雪白的,两只闪亮的眼睛想铜铃一样。 
  从那以后,它就zhu进了我们家。我们全家人对它特别好,还没吃饭就xian给它烧饭吃,吃鱼时,我们总是先把鱼刺剃干净再给它吃,生怕它噎着了,对它可好可好了。有一天,我zhuo了一只老鼠,把它打的半死半活,然后把它送到小猫的嘴边上,以为它会狼吞虎咽的吃呢,没想到,它竟然看都没看一眼就扭头走了。我气坏了,干脆把那只老鼠给打死了放到它的面前,可它还是没正眼瞧那只老鼠,大模大样的走了。我回家问妈妈:“妈妈,小猫为什么不会捉老鼠,就连死掉的,放在它面前的都不吃?”妈妈摇了摇头,无可奈何的说:“我也不知道啊,兴许是我们平时太惯它了。” 
  小猫不捉老鼠,这到di是谁的错呢?

车站li,她轻轻地抽泣着,我安慰她说:“我是从nong村里出来de,最后也只能回那里qu,请你原谅我的一切,因为我能做的只有这些。”她的泪流得更快了,她wang着我,说:“没有你留着它也没用了。”说着,她从书包中取出一把剪刀,抓起tou发,剪刀一过,长长的头发就像春风掠过一的柳芽,纷纷落了下来……

股指期货行情世界上, 
有很多通行证, 
但有一种, 
你们绝对没见过, 
——ma妈的通行证。 
这种通行证, 
很天真, 
但很独特, 
它不像在路途中出示的通行证, 
—— 
是通往我心灵的 
通行证, 
它是没有阻碍的。 
妈妈一下班, 
她总是, 
和我一qi谈心, 
像好朋友一样, 
不是拷问。 
是关爱。 
她很全能, 
煮饭香, 
织衣快, 
还善良。 
她像一位心理学家 
能够铲除我心灵的污渍。 
它更像一位工程师, 
能够计算出我心里的xiangfa。 
我想和我的妈妈说: 
“妈妈,今天您通过了我的考验, 
您已经拿到了‘妈妈通行证’!”

今天,阳光明媚,我和妈妈、爸爸,按照预定的计划,早早地起了床,拿好了相机、水、水果等东西,准备去西三踏青。 
  一路上,我欣喜若狂。因为以前去西三踏青都能见到shan上有大片大片的映山红在绿树丛中格外耀眼,还能拍很多风景优美的照片,特别快乐,今nian肯定也不例外。车开了10来分钟,便到达了目的地,我高兴地从车上跳下来,可是,山上除了枯黄的草儿和欠缺绿意的树儿,jiu是一些忽飞忽落的小鸟,没有半点花的影子。我急匆匆地跑去问爸爸,没想到,爸爸却不慌不忙地说:“哎,天干旱了,花儿没有得到雨露的滋润,所以就没有开。在来的路上,我们路过了一个池塘,那个池塘里的水是很多年都没有干涸过的,但是……听一些当地的老人说:‘今年连池塘里的水都干涸了,我们遇到了60年难得一见的干旱!’算了,不说这些了,我们本来是出来玩的,既然是出来玩,那就好好地玩,走,我带你们去斗牛场看斗牛去。”我们上了车,前往斗牛场,车刚开到斗牛场大门口,便被一个管理人员拦住了,管理人员和爸爸滴哩咕噜地说了几句,我们便进了斗牛场。可惜啊,今天没有斗牛比赛,而且斗牛场四周的小草是枯萎的,往年野花盛开的景像也荡然无存了!我们又改道去了洗洒水库,本想在那儿玩会儿,但令我们吃惊的是:那里,供县城人吃水,平常水储存得满满的,现在却干了三分之二,我心里真担心我们以后可能要真的会没有水喝了,就像居住在无水山区的人一样……想到这儿,我害怕极了,心怦怦地跳个不停。我在默默地祈祷:老天爷,你不要再天天是好心情了,你哭一次吧!最喜欢看人笑的我现在可希望你大哭一场了! 
  回到家,我记写下了这些,是想告诉大家:如果不是因为人们在破坏生态环境,生活中不节约用水,也许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吧? 也许常年不干涸的龙潭水也不会干吧? 也许去看斗牛的时候也不需要工作人员来嘱咐我们不要带易燃易爆物品,不要吸着烟进入斗牛场吧? 也许水库里三分之二的水也不会流失吧?太多的也许了,不过,节约用水,是我们无论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有的责任心和自觉性,还是让我们大家从现在做起,快快节约水资源吧! 
  为了不让我们的家乡再干旱,从今天开始,我呼吁大家,节约用水,不让宝贵的水再流失。比如:看见没关紧的水龙头,主动去把它关紧;
洗手的水用了不要倒,因为还可以用来冲厕所或拖地板…… 
  节约用水,让我们远离干旱,让我们的家乡不再受到干旱的袭击,从现在开始,从我们这些小孩子身上做起,从小事做起,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做起吧!股指期货行情晚上—路边 
  zhang小宇来到了他们家的隔壁,那是一个老人的家,那老人叫做“a笠博士”,是他在张小宇5岁的时候,告诉他了一切的一切。 
  “砰砰”敲门声响起,阿笠博士打开门迎接,却看到一个仅仅7岁的小孩子,和蔼地说:“小朋友,ni有什么事吗?” 
  “阿笠博士,ni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啊!那你是?”阿笠博士一声尖叫。 
  “我嘛,肯定是张小宇咯!”张小宇露出个调皮的笑容。 
  “那你怎么会变小呢?”阿笠博士好生奇怪。 
  “我不是说了吗,已经发生了!”张小宇快要被这个博士给弄疯了。 
  “那你快进屋ba!”阿笠博士说,“换件衣服再去跟你的同学钱小婷打个电话,去跟她见面,说明事情的起yin结果,让她帮帮你!” 
  晚上—阿笠博士家 
  “喂,是钱小婷吗?”“是的。请问你是?”“张小宇。现在你赶紧联系周晓典,我们在老地方见面。”“哦,什么事这么着急?”“等你们到了,我会告诉你的。” 
  说着,张小宇挂了电话。风一般的跑到了秘密基地,钱小婷和周晓典早已到了秘密基地。 
  钱小婷慢慢地弯下腰,对张小宇(现在她是小孩子)说:“小朋友,有没有遇见一个大姐姐?” 
  “钱小婷同志,麻烦你看看清楚,我是张小宇!”张小宇气呼呼的说。 
  “什么?你是张小宇,哈哈,小朋友,你太会开玩笑了!”钱小婷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这时,张小宇拿出了“法宝”——身份证,这可是前几天他们三人一起去办的呢。 
  钱小婷一看这张身份证,就怔住了:“你真的是张小宇?”“嗯!”张小宇点点头。 
  不料,在远处,有个人在偷偷地望着他们……

股指期货行情:【第一次触摸爱的温度】爱的温度作文600字

tong过两位阿姨de故事,我被她们na种不向ming运屈服,re爱生命dejingshen所感动。

股指期货行情

【pian四:shengmingde力liang】

枯叶蝶,飞吧 
  有翅膀,就要gao高飞翔,枯叶蝶,你有翅膀,就该展翅飞翔! 
  翅膀是希望,不应该yong来伪装。枯叶蝶,你以为你的伪装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吗?你错了,你真的错了,因为你的伪装,因为你的zi以为是,最后一只枯叶蝶在人类肮脏的手中含泪死掉。从此枯叶蝶在世界消失,枯叶蝶蝶眼泪也在风中消逝。 
  我承认,是我们,是我们人类让枯叶蝶灭绝的。可是,你们有翅膀,为什么不高高飞翔,为什么不与其他蝴蝶一般,张开美丽的双翼,在花丛中飞舞,去追逐夕阳,去追逐希望。枯叶蝶,你们只知道用自己枯叶般的翅膀隐藏在树木上,枯叶中,以为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会永远安安静静过一辈子。可你却没有想到,你会在人类手中灭绝。难道你们伪装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要高高飞翔?也没有想过这伪装不会是最完美的吗? 
  你美丽,但你自傲。你自傲自己是美丽的蝴蝶,不轻易将自己的美展现出来,以至于在灭绝后连灵魂也被束缚着,后悔,心碎,悔悟,都不挽回,因为你生前太自傲。你自傲自己的伪装是独一无二的,隐藏在山间,过着安逸的生活,因为你完美的伪装死神微笑着吻着你的翅膀,静静得带走了你的生命,不放过任何一只枯叶蝶。 
  枯叶蝶,你是世界上最笨,最傻的蝴蝶,当你看到鸟的飞翔,蝴蝶的飘舞,就没有心动过吗?难得就没有想到过要和它们一样,展开美丽的双翼,翩翩起舞,把自己的魅力展现出来,飞向蓝天,飞向希望吗? 
  枯叶蝶,飞起的那一刻,不是如此的快乐吗?天敌,有何可怕,gao诉自己:我有翅膀,我能飞翔,天敌未免可怕,也许,它不过也是个伪装罢了。 
  知道你喜欢长途飞翔,也知道你的飞翔速度极快,你是自由的,但你的灵魂却是束缚的,你的心还是冰冷的,你少了一份追求,少了一份希望,少了一份自由,却多了一份自傲。世上最自由的是孙悟空,他向望自由,追求自由,所以,他的心是自由的,灵魂也是自由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由-----闯地府,闹天宫,戴紧箍咒,西天取经,为的是什么,为的是自由啊! 
  枯叶蝶,知道吗?你在心碎,在流泪的那一刻,天地在旋转,紫蝶儿在漫天飞舞,它为你感到可悲,轻轻地在空中描述着一个悲惨的故事。 
  枯叶蝶,飞吧,尽情地飞吧,不要再自傲,不要再相信那伪装,勇敢地张开双翼,飞向天堂,飞向自由,飞向希望! 
  枯叶蝶,飞吧,有翅膀就要高高飞翔,你还有灵魂,让你的灵魂成为最自由的灵魂吧!股指期货行情神 魔 文:晨星 
  经过商量,我们决定明天早上再继续赶路,以充分恢复今天下午消耗的体力。 
  于是,利用晚上空闲的时间,我又向老头学习了一些简单而实用的魔法。驰也过来指导我,毕竟他也是一个相当厉害的魔战士,对于魔法是十分了解的。不过,我渐渐察觉到老头教我的多半是光属性的治疗防御类辅助魔法,而驰更擅长各种以攻击为主的黑魔法。 
  “哈,这里非常热闹嘛,明亮的很,我们果真是来对地方了!呵呵……”一个清脆的女声突然从上方传了过来,含着那种好奇和欣喜的味道。这种感觉我好像很久没有感到过了,相对于冷漠,高傲和自以为是来说,这样天真可爱的感觉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谁?!”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有一群人从上面的通道中飞了下来,四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刚才的话是谁说的很容易判断。五个人明显是两个不同的小组,其中一男一女打扮得很普通,常见的长剑护甲,在我们旁边坐下来休息。那个女孩大概十七八岁,笑嘻嘻地四处张望着,颈上挂着一条很别致的项链,最前端是个红色月牙状的链坠,后面是一条精细的长链,隐隐散发着微蓝的柔光,映在女孩白皙的脸上,更显出一种神秘的美丽。那男子则闭上眼睛,默然地坐着,仿佛身旁什me都不存在,安然自若地kai始休息。 
  另外三个男子穿的都是十分高级的装备,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看来全都是高等级的战士,他们落到地面上之后一刻都没有停留,直接走进了那条漆黑的通道中,失去了踪影。 
  “咦?这么晚了还赶路啊,这些家伙……”老头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皱了皱眉,说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和上次来时大不一样,果然有人知道了……” 
  “知道什么?”我的好奇心总是很强,还未经过思考,话却已经出口。 
  “啊,没什么……呵呵,这是我的任务,看来这次有些大麻烦了。”老头勉强地笑了笑,“记得入口的那条幼龙吗?这种东西实在不应该在那儿出现,原本在山谷内bu的一些较为弱小的魔兽似乎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驱逐出来了……” 
  “那只是条幼龙?”老头的话使我感到极为震惊,如果幼龙就能够拥有那么可怕的力量,那成年的巨龙……我简直不能想象其将会强大到何种程度,难怪龙族会被称为最接近于神的种族。而且这依老头说来还只是相对较为弱小的魔兽而已,那么今后如果遇到真正强大的敌人,恐怕我是没什么力量去抵抗了。 
  “唔……这么快……”驰喃喃自语着一些什么。我始终觉得他和老头的心中都隐藏着许多我无从猜测的秘密。我们都有着各自的世界,虽然现在走在一起,但依然无法完全走进对方的世界,甚至连朋友都未必能称得上,只能算是同伴罢了。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永远无法全部消除的,因为人的本质就是孤独的,任何人都不可能代替自己。 
  我要变强,这才是我来这里的目的。我将来终究是要独自走完这个人生的,我不可能始终像现在这样依靠他人的力量,我厌恶这样的感觉。 
  “这里有龙?”刚才下来的那个女孩突然凑了上来。另一个男子也警觉地张了张眼,看来他们似乎对那些该死的龙很感兴趣。 
  “嗯,是一条火龙,我们在进来的路上遇到的。”我回答道,“真是可怕的东西啊,那只魔兽不知杀了多少人……” 
  “啊?不会吧……龙可是很温顺的啊……”女孩很认真地说道。这话着实令我吃了一惊,因为龙族的残暴和他们的强大是同样出名的,据说惹怒了神龙的人没有一个能看到第二天的阳光,除非他拥有神一般强大的力量。但是女孩的表情却又不像是在说谎,我的感觉告诉我这个女孩说的都是真的。 
  虽然对一个时刻徘徊在死亡边缘的战士来说,相信直觉很有可能会付出相当大的代价,甚至是死亡,但是这个女孩如天使般纯真的神态却使我不得不完全相信她。或许是她的生活和我们有什么不同之处吧,我觉得这样洁白无瑕的女孩应该生活在一个美丽而平静的地方,如天堂一般,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或许只有这样才会有一颗纯净的心灵。 
  这世界上总是会有许多奇妙而未知的事物,任何事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一条温顺可爱的宠物龙……哈,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吧。 
  “小姐!您以前见到的龙都是经过团长训练的。而野生的龙类经常主动攻击其他生物,是十分凶悍好战的。”女孩身后的那个男子立刻打断了她的话,冷冰冰地解释道。 
  “哦,这样啊……”女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脸上却依然带着一丝疑惑的神色。 
  “这儿的确是一个危险的地方,我看我们还是赶快回去为好。万一出了意外,我怎么向团长交待?”我发现这个家伙似乎并不愿意来这种恐怖的地方,不过以他的能力来说应该不用害怕什么。行动中几乎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永远那么警觉,在沉默中注视着一切,说话不带任何情调,令人琢磨不透,这可不是一般战士能够拥有的能力,平静的生活不会带给人这些东西。一个相当厉害的高级战士,这是我得出的结论,他不像我这样缺少力量,他是由于别的什么才会如此担心…… 
  “哎呀,你又来了,每天都喊着要回去。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能溜出来玩的,绝对不能就这样回去了。冒险嘛,就是要越刺激才越好玩。至于我爹这个人嘛……我最了解他了,只要过几天我们乖乖地回去,再认个错就没问题了,他不会为难我们的。别担心,胆小鬼,有我在保证你不会缺胳膊少腿的。” 
  “可是小姐您这样拉着我偷偷地跑出来,团长一定会十分担心的。” 
  “就是怕他担心,我才让你来陪我嘛!不然我带着你干吗,少了你这累赘我一个人早就游完大半个大陆了。我爹那么信任你,整天夸你能干,这点小事也会干不好?有你在他不会担心的啦!哈……”女孩笑嘻嘻地说着,教训人的口气里带着一种孩子气,让人听了觉得十分好笑。 
  “可是……”那个男子似乎还想再找些理由,“我们对这儿也不熟悉……” 
  “别可是了!你还是去一边睡大觉好了,这儿有那么多人,我们就跟着他们一起走,难道还对付不了几只小小的魔兽吗?”女孩连连摆手,一副心意已决的样子。 
  那男子也只好识趣地坐到一边,闭上眼睛,静静地不再说什么。 
  “真是烦人。”而那个女孩却还在喋喋不休。不知怎么的,周围的气氛渐渐变得轻松起来,那种为生死担忧的焦虑感在不知不觉间悄然消散。 
  “对了,我们和你们一起走没什么问题吧?我们不会添麻烦的。”女孩突然回过头来对我们说道,目光轻轻扫过,落在我的身上,眸子如同两汪秋水,澄明清澈,一个淡淡的笑容在她脸上荡漾开来。 
  一个突然的什么,会突如其来地触动心中最脆弱的部分。我想起了童年,那段早已离我远去的时光。 
  “当然,没问题。”我看了看老头和驰,都没有表示什么,不过我想多几个人共同旅行并没有什么不妥,只要对方不是敌人,何况在旅途中有人随时调节一下心情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多个同伴总比多个敌人好啊。”老头看到我这么回答,也答应了下来,无论何时,他总能给人一种和蔼可亲,善解人意的感觉,“我很高兴见到你们。” 
  “我必须知道你们真正的身份,从哪里来?这位小姐的父亲又是何等厉害角色?我从不和来历不明的不值得信任的战士一起旅行,将隐患埋藏在自己身旁与我的原则相违背。”驰的话语带着一种明显的挑拨的味道。这种对人的态度与老头实在是大相径庭,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本意,但是我有一点反常的感觉,他面对我和老头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 
  “无可奉告!”坐在不远处的那个男子突然用一种轻蔑的语气回答道,“如果你觉得我们不可信任,那么你自己又有多可靠呢?在质问别人之前,似乎应该先想想自己的身份吧,被神抛弃的低等种族。” 
  “呃,这个这个……”女孩一手摆弄着自己黑亮的头发,吞吞吐吐的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气氛一时间变得紧张起来,驰和那个男子的目光交织在一起,都是如此孤傲,剑拔弩张,战斗似乎一触即发。对方的实力还是个未知之数,若真的打起来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办。在这种地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我决定打破这个僵局:“算了吧,不想说就不要为难他们了,大家应该互相信任才好啊。” 
  驰和那男子的目光突然转向了我,那里面酝酿的是浓厚的杀气,令我不禁打了个冷战。杀气逐渐消散,目光也随之缓和下来。“哼,不想说就算了,猜也能猜到十之八九。” 驰依然冷冷地说。那个男子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瞥了旁边的女孩一眼,又闭上了眼睛,似乎是考虑到女孩的存在才没有动手,又好像是在警告她不要随意透露他们的秘密。 
  “啊,哈!刚才谢谢你!”女孩也松了一口气,笑着对我说。 
  “没什么,毕竟战斗的场面是任何人都不想看到的,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好的结果,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和平相处的好。”我也微微的笑了笑。 
  “嗯,说的对!” 
  (未完待续)

股指期货行情:谁是火药桶

神 魔 文:晨星 
  经过商量,我们决定明天早上再继续赶路,以充分恢复今天下午消耗的体力。 
  于是,利用晚上空闲的时间,我又向老头学习了一些简单而实用的魔法。驰也过来指导我,毕竟他也是一个相当厉害的魔战士,对于魔法是十分了解的。不过,我渐渐察觉到老头教我的多半是光属性的治疗防御类辅助魔法,而驰更擅长各种以攻击为主的黑魔法。 
  “哈,这里非常热闹嘛,明亮的很,我们果真是来对地方了!呵呵……”一个清脆的女声突然从上方传了过来,含着那种好奇和欣喜的味道。这种感觉我好像很久没有感到过了,相对于冷漠,高傲和自以为是来说,这样天真可爱的感觉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谁?!”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有一群人从上面的通道中飞了下来,四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刚才的话是谁说的很容易判断。五个人明显是两个不同的小组,其中一男一女打扮得很普通,常见的长剑护甲,在我们旁边坐下来休xi。那个女孩da概十七八岁,笑嘻嘻地四处张望着,颈上挂着一条很别致的项链,最前端是个红色月牙状的链坠,后面是一条精细的长链,隐隐散发着微蓝的柔光,映在女孩白皙的脸上,更显出一种神秘的美丽。那男子则闭上眼睛,默然地坐着,仿佛身旁什么都不存在,安然自若地开始休息。 
  另外三个男子穿的都是十分高级的装备,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看来全都是高等级的战士,他们落到地面上之后一刻都没有停留,直接zou进了那条漆黑的通道中,失去了踪影。 
  “咦?这么晚了还赶路啊,这些家伙……”老头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皱了皱眉,说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和上次来时大不一样,果然有人知道了……” 
  “知道什么?”我的好奇心总是很强,还未经过思考,话却已经出口。 
  “啊,没什么……呵呵,这是我的任务,看来这次有些大麻烦了。”老头勉强地笑了笑,“记得入口的那条幼龙吗?这种东西实在不应该在那儿出现,原本在山谷内部的一些较为弱小的魔兽似乎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驱逐出来了……” 
  “那只是条幼龙?”老头的话使我感到极为震惊,如果幼龙就能够拥有那么可怕的力量,那成年的巨龙……我简直不能想象其将会强大到何种程度,难怪龙族会被称为最接近于神的种族。而且这依老头说来还只是相对较为弱小的魔兽而已,那么今后如果遇到真正强大的敌人,恐怕我是没什么力量去抵抗了。 
  “唔……这么快……”驰喃喃自语着一些什么。我始终觉得他和老头的心中都隐藏着许多我无从猜测的秘密。我们都有着各自的世界,虽然现在走在一起,但依然无法完全走进对方的世界,甚至连朋友都未必能称得上,只能算是同伴罢了。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永远无法全部消除的,因为人的本质就是孤独的,任何人都不可能代替自己。 
  我要变强,这才是我来这里的目的。我将来终究是要独自走完这个人生的,我不可能始终像现在这样依靠他人的力量,我厌恶这样的感觉。 
  “这里有龙?”刚才下来的那个女孩突然凑了上来。另一个男子也警觉地张了张眼,看来他们似乎对那些该死的龙很感兴趣。 
  “嗯,是一条火龙,我们在进来的路上遇到的。”我回答道,“真是可怕的东西啊,那只魔兽不知杀了多少人……” 
  “啊?不会吧……龙可是很温顺的啊……”女孩很认真地说道。这话着实令我吃了一惊,因为龙族的残暴和他们的强大是同样出名的,据说惹怒了神龙的人没有一个能看到第二天的阳光,除非他拥有神一般强大的力量。但是女孩的表情却又不像是在说谎,我的感觉告诉我这个女孩说的都是真的。 
  虽然对一个时刻徘徊在死亡边缘的战士来说,相信直觉很有可能会付出相当大的代价,甚至是死亡,但是这个女孩如天使般纯真的神态却使我不得不完全相信她。或许是她的生活和我们有什么不同之处吧,我觉得这样洁白无瑕的女孩应该生活在一个美丽而平静的地方,如天堂一般,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或许只有这样才会有一颗纯净的心灵。 
  这世界上总是会有许多奇妙而未知的事物,任何事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一条温顺可爱的宠物龙……哈,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吧。 
  “小姐!您以前见到的龙都是经过团长训练的。而野生的龙类经常主动攻击其他生物,是十分凶悍好战的。”女孩身后的那个男子立刻打断了她的话,冷冰冰地解释道。 
  “哦,这样啊……”女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脸上却依然带着一丝疑惑的神色。 
  “这儿的确是一个危险的地方,我看我们还是赶快回去为好。万一出了意外,我怎么向团长交待?”我发现这个家伙似乎并不愿意来这种恐怖的地方,不过以他的能力来说应该不用害怕什么。行动中几乎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永远那么警觉,在沉默中注视着一切,说话不带任何情调,令人琢磨不透,这可不是一般战士能够拥有的能力,平静的生活不会带给人这些东西。一个相当厉害的高级战士,这是我得出的结论,他不像我这样缺少力量,他是由于别的什么才会如此担心…… 
  “哎呀,你又来了,每天都喊着要回去。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能溜出来玩的,绝对不能就这样回去了。冒险嘛,就是要越刺激才越好玩。至于我爹这个人嘛……我最了解他了,只要过几天我们乖乖地回去,再认个错就没问题了,他不会为难我们的。别担心,胆小鬼,有我在保证你不会缺胳膊少腿的。” 
  “可是小姐您这样拉着我偷偷地跑出来,团长一定会十分担心的。” 
  “就是怕他担心,我才让你来陪我嘛!不然我带着你干吗,少了你这累赘我一个人早就游完大半个大陆了。我爹那么信任你,整天夸你能干,这点小事也会干不好?有你在他不会担心的啦!哈……”女孩笑嘻嘻地说着,教训人的口气里带着一种孩子气,让人听了觉得十分好笑。 
  “可是……”那个男子似乎还想再找些理由,“我们对这儿也不熟悉……” 
  “别可是了!你还是去一边睡大觉好了,这儿有那么多人,我们就跟着他们一起走,难道还对付不了几只小小的魔兽吗?”女孩连连摆手,一副心意已决的样子。 
  那男子也只好识趣地坐到一边,闭上眼睛,静静地不再说什么。 
  “真是烦人。”而那个女孩却还在喋喋不休。不知怎么的,周围的气氛渐渐变得轻松起来,那种为生死担忧的焦虑感在不知不觉间悄然消散。 
  “对了,我们和你们一起走没什么问题吧?我们不会添麻烦的。”女孩突然回过头来对我们说道,目光轻轻扫过,落在我的身上,眸子如同两汪秋水,澄明清澈,一个淡淡的笑容在她脸上荡漾开来。 
  一个突然的什么,会突如其来地触动心中最脆弱的部分。我想起了童年,那段早已离我远去的时光。 
  “当然,没问题。”我看了看老头和驰,都没有表示什么,不过我想多几个人共同旅行并没有什么不妥,只要对方不是敌人,何况在旅途中有人随时调节一下心情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多个同伴总比多个敌人好啊。”老头看到我这么回答,也答应了下来,无论何时,他总能给人一种和蔼可亲,善解人意的感觉,“我很高兴见到你们。” 
  “我必须知道你们真正的身份,从哪里来?这位小姐的父亲又是何等厉害角色?我从不和来历不明的不值得信任的战士一起旅行,将隐患埋藏在自己身旁与我的原则相违背。”驰的话语带着一种明显的挑拨的味道。这种对人的态度与老头实在是大相径庭,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本意,但是我有一点反常的感觉,他面对我和老头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 
  “无可奉告!”坐在不远处的那个男子突然用一种轻蔑的语气回答道,“如果你觉得我们不可信任,那么你自己又有多可靠呢?在质问别人之前,似乎应该先想想自己的身份吧,被神抛弃的低等种族。” 
  “呃,这个这个……”女孩一手摆弄着自己黑亮的头发,吞吞吐吐的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气氛一时间变得紧张起来,驰和那个男子的目光交织在一起,都是如此孤傲,剑拔弩张,战斗似乎一触即发。对方的实力还是个未知之数,若真的打起来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办。在这种地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我决定打破这个僵局:“算了吧,不想说就不要为难他们了,大家应该互相信任才好啊。” 
  驰和那男子的目光突然转向了我,那里面酝酿的是浓厚的杀气,令我不禁打了个冷战。杀气逐渐消散,目光也随之缓和下来。“哼,不想说就算了,猜也能猜到十之八九。” 驰依然冷冷地说。那个男子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瞥了旁边的女孩一眼,又闭上了眼睛,似乎是考虑到女孩的存在才没有动手,又好像是在警告她不要随意透露他们的秘密。 
  “啊,哈!刚才谢谢你!”女孩也松了一口气,笑着对我说。 
  “没什么,毕竟战斗的场面是任何人都不想看到的,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好的结果,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和平相处的好。”我也微微的笑了笑。 
  “嗯,说的对!” 
  (未完待续)股指期货行情

一阵小雨后的zhu林,这里,那里,竹枝摇曳,竹叶婆娑,洒在竹林间的阳光斑斑驳驳,像一个个跳动的小jing灵,偶尔做一个深呼吸,竹叶的香气会jin入人的心脾,自己fang佛也进入了蓬莱仙境。

股指期货行情:想吧

嗨,你men说这个地方meibu美。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我的那片自然】超漂亮的花草风景图片,我把你藏在心里最深处 小说【藏在最深处的爱】,动物大迁徙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